血友病A狗模型中AAV FVIII基因轉移的長期載體基因組結果和免疫原性
ISTH 2020虛擬大會的要點

血友病A狗模型中AAV FVIII基因轉移的長期載體基因組結果和免疫原性

保羅·巴蒂1,鐘崇y2,石田賈斯汀2莫美美1,布里奇特·耶茨(Bridget Yates)2克里斯汀·布朗(Christine Brown)1,洛里安·哈佩爾1,修道院·彭德1克里斯·羅素(Chris B.Russell)2,索非亞Sardo Infirri1,理查德·托雷斯(Richard Torres)2,安德魯·溫特伯恩3,方艾薇2,大衛·利里卡普(David Lillicrap)1

1女王大學病理學和分子醫學系,加拿大安大略省金斯頓。

2BioMarin Pharmaceutical,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諾瓦托。

3女王大學動物護理服務,加拿大安大略省金斯頓。

關鍵數據點

在對治療有反應的動物中,FVIII:C隨時間變化無明顯差異(n = 6)。

該圖總結了注入有B結構域缺失的犬-FVIII AAV(AAV-cFVIII)的8隻狗中的FVIII活性。 使用一步法(OSA)和髮色法(CSA)在冷凍保存的血漿樣品中測量FVIII活性,並以合併的犬正常血漿作為標準。 在10只動物中的6只中,單次AAV-BDD-cFVIII輸注後8年,即可觀察到持續穩定的肝源性FVIII表達。 該表比較了OSA和CSA的結果,證明了在人體研究中OSA的較高值。 在9-12年對6只有反應的狗的評估中,FVIII:C活性介於1.7%-8.6%(CSA)和4.4%-14.9%(OSA)之間。

代表圖顯示了注入AAV2(黃色),AAV6(粉紅色)和AAV8(綠色)的狗的中和抗體(NAb)的存在。 在未治療的對照犬中未檢測到基線衣殼中和抗體(n = 11)。 在治療的動物中,未給藥的衣殼觀察到一些交叉反應,在任何測試的時間點都未觀察到AAV5的顯著反應。 儘管NAb效價隨時間下降,但在研究結束時仍保留大量NAb活性,可能會阻止相同AAV血清型的重做。

相關內容

互動網絡研討會

互動網絡研討會